晚晴

朝闻道,夕死可矣。

脑洞存梗

这是一个平常的一天里发生的事。

欧神抵抗不过老婆全套蓝光碟的诱惑,最终还是跟现充一起去上了节课。

“fou你哦……”欧神闷闷的说。

现充没说话,只是笑笑,继续往前走。

走在他俩前面的伟哥却听到现充小声说了一句:“将来再跟你算账。”

伟哥:我刚刚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
——————————————————————
临睡之前的极限短打_(:з」∠)_无脑见谅

fou 大概就是fa ♂q 连起来读的感觉……

这对真的好可爱啊校园恋爱暗恋什么的好吃死了

将来有时间一定拉长_(:з」∠)_

【德哈】魔镜奇缘

小甜饼是他们的,人物是罗琳的,只有OOC是我的

如果神锋无影其实是一个把人关进镜子里的咒语的话……

开头部分改编自原著

一块不是特别甜的双向暗恋小甜饼,一发完。

希望食用愉快!

 

 

————————————————————

 

 

1

 

 “不!不!停下!”桃金娘尖叫道,她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屋子里。“停下!停下!”

 

一阵巨大的响声在从哈利身后发出。哈利尝试了一个咒语,却从墙边反射回来,擦过马尔福的耳朵,在桃金娘的呻吟下打碎了水池,她大声尖叫着,水花四溅。

 

“SECTUMSEMPRA!”哈利狂乱地挥舞着魔杖。

 

马尔福挣扎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种金属砸到地上发出的一声钝响。桃金娘又尖叫起来:“他消失了!他消失了!”

 

盥洗室的门砰的一声被打开,斯内普走进来,挥散了桃金娘,在德拉科消失的地方拿起了一块镜子。他看了眼镜子,随即冷冰冰地望向波特:“显然我低估了你,波特先生。五分钟之后我希望能在校长办公室见到你。”

 

哈利仿佛能感觉到蝴蝶在他冰冷的胃里扑打着翅膀。他坐在笑眯眯的邓布利多对面,满脑子想着的就是书包里的那本魔药课本。

 

那是什么咒语?马尔福真的消失了么?那面镜子是什么?他应该怎么向邓布利多解释?……

 

门又打开了,斯内普手里拿着那面镜子走进来。

 

“现在,波特先生,”斯内普用一种轻柔到使哈利感到诡异的声音说,“把你书包中的魔药课本拿出来吧。”

 

哈利胃中的蝴蝶扑腾的更加用力了,他尽量使自己听起来不那么害怕,“为什么,教授?我上魔药课时还需要他。”

 

“因为那是的魔药课本。”斯内普的声音又严厉起来,“就是混血王子,哈利。”

 

“而现在,很明显的,可怜的马尔福先生被某个愚蠢自大的救世主偶然地使用了某个不知来源也不知作用的咒语,被封在镜子里了。”斯内普说着,把拿在手中的镜子的正面朝向大家,里面的马尔福一身狼狈,水从他湿淋淋的头发一直滑到脸上。

 

“好的,我想我们大概都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了,”邓布利多轻缓地说,“那么现在,斯内普教授,在您发明这个咒语的时候有顺便创造出反咒么?”

 

斯内普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很遗憾,但的确没有。我实在没有想到会有谁那样愚蠢到随意对他人使用一个来源不明的咒语。而事实证明,哈利,你就像你的父亲,那个目空一切的……”

 

“我说过了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能这样侮辱我的父亲!”哈利有些愤怒。

 

“安静,安静,”邓布利多敲了敲他的手杖,“那么,斯内普教授,你可以尝试去研发这个咒语的反咒吗?”

 

“当然。”斯内普点点头。

 

“那么,哈利,”邓布利多把头转向他,遮挡在半月形眼镜下的眼睛中似乎含着笑意,“在斯内普教授研发反咒的这段时间,我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可怜的马尔福先生,好吗?”

 

“什么?!教授,我想……”哈利从座椅上站起身。

 

“嘘,哈利,嘘,”邓布利多说,“这是你应该负的责任,对吗哈利?”

 

“……我想是的,教授。”哈利屈服了。他拿起那面镜子,离开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起码他现在在镜子里。哈利自我安慰地想。

 

 

 

 

 

2

 

“我以为伟大的圣人波特会至少给我块毛巾让我擦擦脸。”在哈利把自己扔到床上时,一直沉默的马尔福才突然用那种懒洋洋的语调说。

 

恰好是哈利最不喜欢的那种语调。“原来你能说话么,马尔福。”哈利嘲讽道,“我以为你被吓破胆了呢。”

 

“既然事情正在朝着我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我自然不用多费口舌。现在,疤头,用镜子照一下你的毛巾,我需要它。”

 

“我以为高贵的斯莱特林求人的时候会用一些更客气的说法。”哈利仿佛又回到了平时跟马尔福互相看不顺眼的状态。

 

“我们的确会,但不是对格兰芬多。现在快把毛巾给我,别忘了你是怎么答应邓布利多的,傻宝宝波特。”马尔福也不甘示弱。

 

哈利却突然因为那句傻宝宝波特而有些脸红,随即又为这个脸红的原因感到迷茫。他没再说什么,用镜子照了照毛巾。

 

马尔福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刚刚说的话有些不对,苍白的脸上也泛出点红。

 

两个人没再说话。

 

临睡时,哈利把自己裹在被窝里,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晚安。”

 

“……晚安,波特。”马尔福也没头没脑的回了。

 

 

 

 

 

3

 

第二天在霍格沃茨城堡大厅里,哈利向罗恩和赫敏解释了“为什么那只白鼬现在在镜子里而且你还要用那面镜子把所有的早餐都照一遍”的疑问。

 

“兄弟,这真是太酷了。我的意思是,那只白鼬现在根本无法反抗!我们可以做我们想做的任何事!”这是惊喜的罗恩。

 

“我早就跟你说过那本书的来源不对!”格兰杰小姐压低声音斥责他,“现在要怎么办?!”

 

“斯内普已经在研发反咒了……”哈利说,“我要做的就是在这之前保证马尔福在镜子里过的一切正常。”

 

“在你们发表任何言论之前,”马尔福正舒适地享用自己的那份早餐,“我还是希望你们知道,我虽然在镜子里,可是我能听得到,也能说话。”

 

罗恩正在切南瓜馅饼的手停住了。“真遗憾。”他干巴巴的说。

 

————————————————————————————

 

魔药课,失去了混血王子帮助的哈利自然没能成功的制作出书上所描述的“清澈且略带金色”的汤剂,相反的,他坩埚里的液体(如果还算液体的话)泛出一种深深的绿色。

 

“圣人波特居然也有不擅长的科目么。”马尔福仿佛第一天发现这件事情一样,夸张的语调像是在歌颂纯血的赞美诗。

 

“闭嘴,马尔福。”哈利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吼。

 

“好了好了,听我说,波特。流叶草应该放三棵,而且要切碎;在第三步应该放独角兽的角磨成的粉而不是它的眼泪。”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故意告诉我错误的配方让我出丑。”哈利有些不相信。

 

“而我并没有看到那么做之后我所能得到的利益。”

 

“可帮助我也同样没有利益啊。”哈利还是不相信。

 

“……对你来说也许吧。好了,”他清清嗓子,“现在照我说的做。”

 

纯血的斯莱特林可真奇怪。哈利看着德拉科又泛起红晕的脸想。

 

 

 

 

 

4

 

回到寝室的夜晚,哈利跟马尔福又在斗嘴,起因只是哈利多看了两眼金妮。

 

“你喜欢那只小母鼬,是吗波特?”马尔福突然轻轻地问。

 

“……我不知道。”哈利说,他甚至忘记了要纠正德拉科的称呼。也许是晚上,他不由自主的向德拉科倾诉起来,“大家都在说我喜欢金妮,一开始我也这么以为。但接近她的时候我却没有那么开心。我是说,接近喜欢的人不应该会感到开心么?”

 

“当然应该感到开心,只要能跟他说话就会开心,哪怕是在吵架也会开心,”马尔福还是那样轻声说,“但也会觉得痛苦。你看到他,心里就会充满酸涩又甘甜的欣喜。因为能见到他而感到开心,因为不能靠近而感到痛苦。最终只能那样沉默的爱着他。”

 

“你有喜欢的人,是吗马尔福。”哈利突然问。

 

“……当然,傻宝宝波特。”马尔福叹了口气。

 

“她一定是个很好的女孩。”哈利压下心头一点奇怪的酸涩。

 

“……他一点都不好,莽撞又自大,天生的格兰芬多,”马尔福突然翻了个身,背对着哈利,“睡吧波特。”

 

哈利没有睡着,他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却不由自主的想着马尔福将来跟某个来自格兰芬多的勇敢无畏的女孩子在一起的场景。也许他们还会有个孩子,然后为孩子将来究竟去斯莱特林还是格兰芬多争吵不止……哈利想着,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5

 

斯内普教授成功的研制出了反咒。德拉科终于从镜子里解放了。

 

阳光从落地窗打进来,映着他金色的头发和灰蓝的眼睛。他看着哈利,突然笑了,不是那种只勾起一边嘴角的嘲讽的笑,是那种很普通、很温柔的笑。

 

“好久不见了,傻宝宝波特。”

 

哈利的脸突然红了。

 

——————————————————————

 

日子仿佛又回到之前的样子,只是哈利跟德拉科斗嘴的频率越来越低,他自己一个人发呆的频率倒是越来越高了。

 

“哈利,你还好么?”赫敏终于看不下去了,自从镜子事件结束后哈利就仿佛被摄魂怪攻击过一样。

 

“赫敏,当时你和罗恩是怎么在一起的?我是说,你怎么知道你喜欢的是他?”哈利犹豫了一会,还是问。

 

赫敏的脸红了。“这个问题我……就是看到他就会觉得开心,离开他会觉得难过,想跟他共度余生吧……”

 

“我明白了。”哈利突然站起身来,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我要去向马尔福表白!”

 

“……啊?”赫敏惊了。

 

不过哈利现在没时间详细跟赫敏解释了,他以格兰芬多特有的勇气和莽撞冲到斯莱特林桌,不顾潘西的惊讶拉了德拉科就跑。

 

德拉科顺从地跟着他跑到黑湖旁。“所以,傻宝宝波特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对我说?”

 

哈利看着德拉科。今天是个好天气,往日阴森的黑湖也泛着粼粼的水光,倒映在德拉科灰蓝的眼底。

 

他真好看。哈利想。

 

“自从你从镜子里出来之后我想了很久,”哈利脸上带着不知是跑步还是害羞引起的红晕,低着头说,“我觉得我是喜欢你的,德拉科。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我只是想把这种心情告诉你。”

 

“……那我先回去了。”哈利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在抬头看到德拉科的瞬间就泄光了。

 

准备离开的哈利却突然被德拉科拉住了手。回头的瞬间唇上就感到一片柔软。德拉科用手托住他的后脑,在波光粼粼的黑湖旁温柔地亲吻着他。

 

“果然,我喜欢的人莽撞极了,是个典型的格兰芬多。”德拉科松开他,笑得温柔。

 

“闭嘴,你这个典型的斯莱特林没资格说我。”哈利又一次发扬了格兰芬多的勇敢精神,拉下德拉科的头再次吻住他。

 

END

其实就是想写傻宝宝波特_(:з」∠)_

招财进宝与出入平安 4(完)

“……蛤?”

“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想说你不会下国际象棋就直说啊我可以教你……你这是……诶?!你就是出入平安么!!!”程洵仿佛听到自己脑浆炸裂的声音。

开什么玩笑……那我的初恋对象不就是……高建翎……么……那他说喜欢我是……程洵一下从脸红到耳朵根。

高建翎看程洵的反应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叹了口气带着基本死机的程洵跟老师请了个假,去了医务室。

高建翎看着还没重新启动的程洵,又叹了口气:“是我考虑不周到了。如果给你带麻烦的话……”

“没有麻烦!”程洵猛一抬头,拉着高建翎的制服领带让他弯下身子与自己对视,眼神认真。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对我们大佬一见钟情了。之前是,现在还是,将来也一样。我喜欢我们大佬,因为真的很帅气。可我更喜欢你,高建翎。因为是你,是特别特别好的你。”

“大佬以后可要多多罩着我呀。”程洵说到最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恩。”高建翎也笑,仿佛整个世界都因为这笑变得温柔起来了。他顺着这温柔,轻轻的说:“大佬罩你。”

从此,招财进宝和出入平安真的成了学园区的一大传奇。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彩蛋(?)
这是一个晚自习发生的故事
大佬我们私奔吧!
恩,等你把数学题算完就走。

完!结!啦!
结果写的一点也不甜嘛最后
明天就靠你啦嘿嘿嘿 @头上长草的李小羊
鸣谢学术指导 @染清痕

招财进宝与出入平安 3

程洵就这样满面桃花地一路飘回到自己座位上。

往日一向早来的高大神今天却姗姗来迟,程洵只能让自己一颗砰砰跳的少男心又砰砰砰砰跳了好久,等到高建翎一来就迫不及待的跟他分享了这个消息。

“我觉得我恋爱了!”

高建翎冷静的掰下了一块桌角,“谁?”

“就是今早我被我们大佬救了!你都不知道我们大佬超级帅的……”

不知道怎么,程洵觉得高建翎似乎松了一口气。

“程洵,”高建翎突然正色看着他,神色严肃到程洵都有点害怕,“其实,我就是……”

“同学们拿出笔记!我们开始说书!”操着一口不知哪里口音的秃头化学老师突然走进教室打断了高建翎。

“今天我们要讲化学平衡常数!这个地方很难!大家一定要认真听!”人到中年的化学老师声音还是能响彻整个楼道。

然而今天!他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高建翎他居然把头抬起来!一脸严肃的盯着自己讲课了!

一定是我上课的激情打动了他!化学老师这样想着,上课更有动力了!于是他从理论思想讲到典型例题,从典型例题讲到易错题……四十分钟的课塞得满满当当不说,甚至还占用了课下的十分钟。

高同学一定从这堂课里受益匪浅!他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专注了!……就是有点吓人,跟在瞪我一样。被下节课的老师强行赶走的化学老师擦了擦秃头上的冷汗想。

然而下节课的老师,他,也是这么想的。

……于是高建翎就这样错过了坦白的机会。

新一届的棋王争霸赛马上又要开始了。高大神依旧不参加。

程洵在帮老师抱作业回来的路上偶然听到两个高三学长在讨论今年争霸赛的事。

“高三不能参加心好累啊……”

“反正参加了也要输给程洵的啦,无所谓无所谓。”

“就算你这么说……话说高建翎不是跟程洵互相看不顺么,怎么每年都让程洵在这冒尖啊?”

“他倒是想,这不是不会么。不过大家都以为他会呢,我也是前两天跟理尖班那个黄毛一起打篮球时,他说漏嘴我才知道的……”

程洵一直到回到座位的时候还有点没明白,不过一看高建翎回来就马上正襟危坐,摆出一副问罪的模样。

“你不用再瞒了,我都知道了。”

“你都知道了?”高建翎果然如程洵所料地一慌。

“不然呢?你以为你能瞒多久?你这样遮遮掩掩的有什么意思?你不就是……”不会下国际象棋么。

“你听我解释,”高建翎在程洵说完之前就打断了他,“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我一开始真的没想到你会加入出入平安。给你分配那些奇怪的任务也不是想要逗你玩。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蛤?”



比我预想中……要长一点……
@头上长草的李小羊  @染清痕

招财进宝与出入平安 2


程洵陷入了哲学的思考。

现在听学长说话的我是现在的我,可将来要去亲高建翎的我是将来的我啊。将来的我为什么要替现在的我做这么不知羞耻的事情。为什么不让现在的我去做?或者过去的我……

“为什么现在的你不能去做这些破廉耻的事情我是不知道啦,不过你要不做的话要提头去见我们大佬的一定是将来的你。”黄毛耸耸肩。

一位名叫程洵的咸鱼顿时失去了梦想。

虽然大佬在他们学校被叫成出入平安,但在其他学校的小混混眼里绝对是闻风丧胆的代名词。那天被打成猪头的痛苦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忘得了的……

恰巧程洵没有喜欢被打成猪头的癖好。

“你也不用太着急啦,”黄毛摆摆手,“这个任务毕竟是大佬亲自指派给你的,就是想看看你能怎么表现,所以也没什么时间要求。做好心理准备再上吧!”

程洵……程洵更迷茫了……

所以这位大佬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这个帮派其实是gay里gay气的男生俱乐部么!是不是过两天还要有gay密之间的睡衣趴了!

虽然心里的弹幕都厚到遮住画面了,毕竟是大佬派的任务,程洵还是怂怂的接受了。大丈夫就是能弯能伸。

又是一天,在大佬扫清学园区之后程洵居然少见的被人堵了。

这小混混一看就是刚来的,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在学院区里堵大佬他们学校的学生。

好久没被人堵过的程洵不仅一点也不慌,甚至在心里为这个长相仿佛被打了马赛克的小混混点了个蜡。尤其是他刚刚被堵的时候正好看到拐角处有一丛黄毛正缓慢靠近的时候。

……

……

……

为什么黄毛旁边跟着一个看起来很炫酷的黑衣人啊?!

黄毛看到程洵被壁咚在墙角先是反射性看了眼身边黑衣人的脸色,随后马上冲过来弹了一下马赛克君的麻筋,趁他松手带了程洵就跑。

程洵下意识的想回头看一眼那个黑衣人,却被黄毛摁住了头。

“算你好运,大佬派给你的任务还没完成,这次就让他老人家亲自给你出个头。这次之后保证将来学园区你横着走。”

那就是……出入平安大佬么……

程洵在挣扎中只看到了那个黑衣人一拳打到马赛克君肚子上的画面。

程洵一边被黄毛学长拽着跑,一边不由自主的一次又一次在脑内循环播放着大佬干净利落的动作。

妈妈……你儿子可能……恋爱了……

————————————————————
我居然也有打中的一天!
而且是的!程洵第一次被壁咚就是给了马赛克君哈哈哈哈哈
程洵:大佬就是大佬!打起人来那个力道仿佛在打奸夫呢!
@头上长草的李小羊

招财进宝和出入平安

程洵心中一直有个不共戴天之敌,就是高建翎。想他程洵小提琴国际象棋样样精通,成绩优异长相俊俏,活泼开朗招财进宝……放哪所学校不是人人追捧的风云人物?

偏偏放在有高建翎在的这所学校还就真不是。

钢琴他比自己级别高,书法他比自己得奖多,次次大考都比自己高一分,就连国际象棋……哦这个不是, 程洵现在还蝉联学校棋王呢。不过高大神压根没参加过这比赛。

“无聊。”

就凭这句话,程洵就和高建翎结了仇,单方面还超凶的那种。偏偏苍天没眼,居然让他俩坐了同桌,美其名曰竞争合作共同进步。

这同桌一坐就是一年半,一直坐到高二程洵加入出入平安帮派。

这帮派虽然名字跟闹着玩似的,来历却厉害的不得了。据说这帮派大佬当年创立这个帮派时,连着收拾了附近其他三四个学校的小混混,那场面,据知情人说简直跟拍电视剧似的。从此学园区这边但凡有学生被小混混堵道,只要说一声我跟那天把你揍成猪头的大佬一个学校,保你平平安安回家。时间长了大家都用出入平安来代指那位大佬,久而久之这帮派也跟了这么个名字。不过那大佬做事低调得很,连带着帮派里面也对他讳莫如深,到现在也没人知道是几班的谁谁谁。

这天就是程洵加入出入平安帮派的第一天了,没多久就有一个顶着头黄毛的学长来叫他出去:“今天是你第一天加入出入平安,组织需要对你进行考核。你同桌你看见了没,你要做的就是……”

“把他拎到厕所隔间里打一顿?”

黄毛一惊:“你长这么正直怎么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东西!校园欺凌我们早就不做了,我们可是有原则有思想的混混。你就今天跟他多发生点肢体接触多聊聊天就行。”

这次程洵惊了:“我们不是校园恶势力么?我为什么要跟他肢体结束啊?!”

“一看你就没经验。时代在进步,小混混也要向前发展啊。肉体上的折磨算不了什么,精神上的摧残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要做,就要做有品格的小混混。”

不知道是黄毛乱拽的哪句话打动了程洵,这傻孩子竟然真答应了。临走又被黄毛叫住,让他写一篇什么国际象棋快速入门给他们老大,据说好好写还能升级成大混混。

程洵一头雾水地回了教室,想了想自己小时候学过的什么“白皇后白,黑皇后黑,车马象两边挨”……犹豫片刻还是写了。

高建翎默不作声瞟了两眼,开了尊口:“我劝你还是写的更详细一点。”

程洵几乎听到这欠揍的声音时就要就要掀桌而起,想起黄毛学长的叮嘱才按耐下来,问了句原因,顺便偷偷把手搭到了高大神大腿上。

“就你这么写,谁能看懂。”高建翎瞟了一眼程洵的咸猪手,不过居然还真什么都没说。

……啧。好像还真有点道理……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要写给别人的?”

“猜的。”说完,高大神又慢悠悠转了回去,看起数学奥赛来。

好气哦,但是还要保持肢体接触。程洵依旧把手搭在高建翎腿上这样想。

就这样保持了六七天的肢体接触,程洵甚至开始觉得高建翎的腿还挺好摸的时候,黄毛学长终于又来了。这次给他的任务是亲高建翎一下。

……

……

……

现在退帮还来得及么?

傻白甜应该怎么写啊我这个文风不对劲啊……_(:з」∠)_ @头上长草的李小羊

不我一定要把那个脑洞改改再码出来……
张起灵的女人,绝不认输哈哈哈哈哈哈